陈文玲:2020世界经济的总括特征——“四负”与“四高”

中新经纬客户端1月22日电 题:《陈文玲:2020世界经济的总括特征——“四负”与“四高”》

作者 陈文玲(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)

2020年对于中国是极不平凡的一年,对于世界也是极不平凡的一年,在百年不遇的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,世界经济遭受到了重创。

可以用几个字来归纳世界经济的变化。第一个字是“脱”。一是经过了三年的谈判,英国在2020年脱欧,这是2020年一个大事件。二是世界经济脱轨,由于全球疫情的严重冲击,造成了很多国家封路、封村、封城,甚至封国,造成了人员往来的大阻隔,使世界的经济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处于半停顿状态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20年10月称,全球经济在2020年将遭遇自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。

第二个字是“退”。一是经济全球化出现退潮,退潮有主观因素也有客观因素,主观因素是美国推动去全球化,客观因素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产业链供应链部分断链,一些国家经济停顿,这也促使这些国家的产业链供应链断链,人员往来断流,很多航空公司断航,这些使全球化出现了短暂退潮或者是间歇性退潮。二是美国“退群”达到13个,在疫情最严重的情况下退出世界卫生组织,“退群”达到了新高峰。三是经济的大衰退,世界经济大衰退超出我们的预期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、世界银行、OECD,在2020年几次做出了对世界经济的预测,一次比一次严重。

第三个字是“潮”。一是由于世界经济受了重创,产业链供应链受到了重创,投资贸易受到了重创,因此出现了世界性的破产潮、失业潮,加之美国带头的货币放水潮,无限量的宽松货币政策形成一次全球性的流动性泛滥,这三大潮向世界各国涌来,对世界经济产生了极大影响。

世界经济的总体特征,主要概括为“四负”和“四高”。“四负”中,第一是负增长。2020年以来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、世界银行、OECD做出的预测中,90%以上甚至95%以上的经济体都进入负增长。对全球经济增长的预测,除了中国以外基本没有正增长的国家,而且,世界银行还预测,2020年全球190多个国家人均收入将下降3.6%。当前,全球疫情还没有控制住,世界经济有可能反弹,但不会像预期反弹得那么快,即使数字上表现为反弹,但实际上是建立在2020年世界经济大衰退基础之上的比较,是世界经济跌入低谷情况下的反弹,这和常规意义的反弹没有同等的比较价值。

第二是负利率。2020年3月美国实行了无限量宽松货币政策,美元的利率首次降为零,当月35个国家跟进,实行宽松的货币政策,汇率变成了零利率或者负利率,目前实行零利率负利率的国家已经超过40多个。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在2020年就警告,美国迟早会负利率。经济学家斯蒂芬·罗奇也撰文警告称,美国存在实行负利率的可能性。负利率、零利率是反映经济景气协调不佳的重要性指标表现。

第三是负收益率。负收益在2020年表现特别突出。负收益率已经连续出现几年之久,2019年全球负收益率债券的规模已经达到17万亿美元,美国国债出现三次严重倒挂现象,日本、欧洲1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为负值。2020年全球国债负收益达到18万亿美元。2021年1月,由于美国大规模的放水,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又接近1%水平。而德国首次发行了30年期的零息国债,瑞典的国债收益率曲线已经到零水平下方。

第四是负能量。所谓负能量是指一些国家的个别政客,在近几年,特别是在疫情期间,向世界释放了太多的负能量,而且这种负能量对经济产生了至关重要的影响。影响到全球的抗击疫情与救助经济,比如一些国家的单边主义、保护主义、民粹主义、反智主义等。

这些负面的因素,我总的分析有可能延续到2023年,如果在这期间疫苗可以加快生产,公平分配,可以有效阻滞疫情的继续蔓延;如果全球可以形成抗击疫情合力,美国能够重回多边,共同推动经济复苏,形成宏观经济政策协调,共同推动世界经济复苏,世界经济在2021年可能会出现反弹,会好于预期。但这种反弹也是在低谷之上的一种爬升,这种爬升实际上与正常年景比较仍然是不同的。在数字反弹的背后,世界经济受到的重创比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遭受的影响要大得多。世界经济在短暂的反弹后有可能会持续五年以上的低增长、低利率、低收益、低通胀、低就业率,持续的时间或将长于2008年爆发国际金融危机的恢复时间。

当然美国由于拥有美元的这个独特的霸权地位,可以大量印钞转嫁危机,别的国家有可能出现高通胀,但是美国还会继续维持低通胀。美元放水转嫁危机,使美国能长期用低成本、低通胀来维持美国的经济恢复和发展。

除了“四负”,世界经济还将呈现“四高”特征。第一,高债务。国际金融协会在2020年11月预计,全球债务在2020年底将达277万亿美元历史峰值,占GDP的比重将达到365%。2018年同期全球的债务是188万亿,占GDP比重为266%。我们可以看到差距非常之大,而新兴市场债务占GDP比率则升至250%。高负债是全球性的问题,美国表现更为突出,新兴市场的债务负担沉重。

第二,高杠杆。按照有关国际组织发布的数字,全球的杠杆率已经接近二战时期的水平,高杠杆实际上不仅表现在市场零售外汇的杠杆率上,也表现在宏观杠杆率上。

第三,高强度的政策刺激。这在疫情期间表现尤为突出。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,全球主要国家用财政政策刺激经济,已经投放超12万亿美元,货币政策几无空间,财政政策空间也不大,所以高强度的财政刺激政策和货币刺激政策比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时要大得多。研究美联储的四轮货币宽松政策,可以看出高强度的经济政策实质上是基于国家信用的一种印钞行为,财政政策是国家真实的财力,但是如果财政政策货币化,成为用印钞转化为政府财政债务的无底洞,那么世界的经济风险将无法锁定。

第四,高风险。大家知道,印钞最多的国家,也是向国际上能够转嫁危机的国家。所以世界经济在疫情中,高强度的政策刺激,在救助经济、疏困的同时,也产生了非常大的变量,释放了更多的风险。美国的经济存在高债务、高杠杆,同时它还能转嫁风险,随着美国大规模印钞、美元举债,未来美国会不会出现断崖式的金融风险、债务风险,这是对全球经济非常大的一个变量。此外,全球还会产生粮食风险,联合国粮农组织多次警告,2020年、2021年会出现粮食危机。当然这不包括中国,我们的粮食能够满足14亿人的基本需求。

除了“四负”与“四高”,世界经济有一个非常大的亮点,就是中国经济在世界经济中展现出来的抗风险能力,不仅成为全球经济恢复最快的国家,而且在国际比较中,弹性、韧性、回旋空间还是最大的,正在形成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。

第一,我们有党中央正确的战略部署、战略定力。在抗击疫情和组织经济恢复方面一系列的重大战略举措,它们是非常正确的,也是非常有效的。

第二,中国具有弹性和韧性的制造业能力,较为完整的产业链供应链体系。当然,我们在向中高端迈进,在一些国际分工程度较高的产业链中还有短板,但是满足人民群众基本需求、刚性需求、日常需求的大部分产业链是没有问题的,我们已经构建的现代流通体系是没有问题的,中国在疫情中最先复工复产、复商复市,中国是唯一一个在2020年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。

2020年是极不平凡的一年,2021年值得期待,让我们在新的一年中,对过去进一步地进行反思和总结,对未来充满了期待,做我们最大的努力,争取最好的未来。(中新经纬APP)

(根据陈文玲1月20日在“每月经济谈”上发言整理。)

陈文玲

 


posted @ 21-02-19 12:38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网赌信誉搜平台 @2018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