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家观察|水滴互助也关闭,网络互助兵败如山倒?

又一家网络互助巨头“倒下”。

3月26日,水滴集团正式宣布,3月31日18点关闭网络互助平台。

意料之中,又猝不及防。满满的求生欲。

三天之内,轻松互助和水滴互助两大巨头相继自行关闭,只剩下蚂蚁金服旗下的相互宝茕茕孑立,前途“凶险”。

三年之内,席卷上亿用户、一头撞上监管墙的网络互助,是在焦灼中等待监管“招安”,还是“自行了断”,进退维谷。

曲未终,人已散。

NO.1

多米诺

水滴互助正式终止之前,不幸确诊大病的会员,自首次诊断之日起180天内,可继续发起申请,若符合原互助条件,将由平台提供合理赔付。对于用户账户内的余额,平台将从公告日起5日内发起退款。8000多万会员将面临一个抉择。

水滴关停只是网络互助宿命的一个片段。

2020年8月,百度集团上线不足一年的灯火互助退出,推倒了第一块多米诺骨牌。人们普遍认为是百度的问题,做啥啥不行,会员区区几十万,退出是正常的。

但5个月后,千万级用户的美团互助宣布退出,人们开始嗅出一丝不安。事后,当时还是银保监会首席风险官的肖远企说,“美团互助偏离美团主业,以及逆选择风险不断增加是它关停的主要原因”。

的确如此。当金融严监管大幕拉起之前,流量平台在金融路上蒙眼狂奔,网络互助因为极高的获客和流量而被青睐,成为挟流量以令金融的抓手。美团的金融板块本来起步就晚,硬牌照不多,对于网络互助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但轻松互助和水滴互助的退出,有如巨石投湖,荡起阵阵涟漪。与百度、美团不同,网络互助是轻松和水滴主业的重要一环,轻松筹、水滴筹与互助平台和保险商城构成它们的商业闭环,三位一体。众筹与互助二者既完成了获客前的保险风险教育,又同时给各自的保险业务导流,环环相扣,本应天衣无缝。

也正是如此,资本蜂拥而至,各路风投一路加持,天使轮、ABCD轮不断续演,其中水滴还不时传出筹划上市,都是因为流量带来的无限可能性,这也是过去20年中国互联网长盛不衰的故事脚本。

但现在这个故事,戛然而止。人们对网络互助的预期产生了根本性的动摇。

如今,市场上的网络互助平台所剩无几,规模寥寥,除了一骑绝尘、有着上亿用户的相互宝。

嗯,只剩下最后一块多米诺,最大的那块。

NO.2

相互宝

相互宝从诞生之日起的高光时刻,就伴随着命运多舛。从未有一款产品像相互宝一样,让监管无从下手,又紧盯不放。构成蚂蚁现金奶牛的网络小贷和联合贷,也只是套利而已,监管并非无章可循,也可随时收紧。而相互宝则更费思量,以至于监管刚开始与之切割,倒逼“相互保”变身“相互宝”,之后又改变主意要纳入监管,但迟迟没有纳入监管。

相互宝原来叫相互保,一字之差,相隔万里。相互保甫一上市便引发巨大反响,短短数月,获客数千万,让传统险企巨头瞠目,超出了它们的认知范围。但银保监会短暂观望后叫停了相互保,明确其不是保险产品,不得以保险的名义获客。蚂蚁随后将相互保改名为相互宝,原先为产品承保的相互保险社信美人寿退出,改由蚂蚁兜底。

靠蚂蚁信誉背书,靠平台自律,始终藏着风险。在上市搁浅前的招股说明书里,蚂蚁明确表示相互宝不是适用法律法规监管的保险产品,有可能无法满足合规性要求,从而剥离。

2020年10月之后,金融监管的画风为之一变,绵绵不绝,整个金融科技行业都在重塑预期,本就处在监管套利重灾区的相互宝,更是成为众矢之的。

数据不会说谎。今年以来,相互宝的分摊人数急剧下降。从2021年1月第一期的10100.76万人下降至3月第一期的9593万人。也就是说,在两个月的时间,相互宝分摊人数缩减了500万人左右。

分摊人数下降、救助人数不断增加,意味着每个人的分摊金额也在增长。2020年,相互宝成员人均分摊金额约94.2元,而此前一年是29元。

唱衰之声四起,不绝若线。

NO.3

保险姓“保”

网络互助,何以至此?

一曰先天不足,一曰后继乏力。

先天不足是说,网络互助从一开始就面临着监管的疑虑,并随着用户人数的几何级增长,监管的担忧进一步放大。

毕竟,涉众风险对于金融风险而言,是非常不确定的变量。这种风险是外溢的,最后需要国家兜底、全社会买单。

因此,即使最初冷眼旁观、与之划清界限的监管部门,也不得不改弦更张,要将其管起来。

2020年9月,银保监会打击非法金融活动局发表了一篇关于《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》的文章,点名相互宝、水滴互助等网络互助平台会员,“数量庞大,属于非持牌经营,涉众风险不容忽视,部分前置收费模式平台形成沉淀资金,存在跑路风险,如果处理不当、管理不到位还可能引发社会风险”。

监管开始露出牙齿。

在今年的全国两会建言中,网络互助也成为被关注的热点之一。全国政协委员、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研究员孙洁在提案中建议,将网络互助纳入银保监会监管的框架内,并加快网络互助行业立法,对合格的平台颁发证书并加以公示,以实现行业的平稳健康长久发展。

只是,在监管层层逼近、尚未亮剑之际,大多数网络互助平台自己却绷不住了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

至于后继乏力,在于网络互助的商业模式也不被市场看好,逆选择和道德风险如影随形,人均分摊金额注定不断抬升,风险用户驱逐健康用户,劣币驱逐良币,是个典型的柠檬市场。如此恶性循环,要么平台难以承受,要么风险爆发,都不是我们所乐见的。

保险姓“保”,保险是所有金融产品里杠杆最大的产品,具有长期性和保障性。但网络互助,太过“以小博大”,虽然击中了整个保险市场的痛点,但如果不解决盈亏平衡问题,就难以服众。毕竟好心不能当饭吃。

此前,蚂蚁金服研究院曾发布《网络互助行业白皮书》,预计2025年网络互助将覆盖4.5亿人。

这个大饼画早了。

回到3月26日的新闻本身,网络互助也在寻求转型。水滴互助将为用户提供健康保障服务,提供保障期限为一年的水滴健康保,最高50万元保额,保费由水滴互助承担。

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,早已标好了价格。只是那时候,大家都很年轻。

最后,看看『A智慧保』五年来一路追踪网络互助的身影——

End

 


posted @ 21-03-31 05:40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网赌信誉搜平台 @2018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